给不能出血的孕妇接生, 助产过程如同走钢丝

谁都知道,公立医院的硬件和和软件不如民营医院,一些看重舒适环境的孕妇,到了我们医院一看,哎呀,环境不好,赶紧转到了民营医院。可是,也有一些孕妇,先是到了民营医院,却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转到了我们公立医院,31岁的小兰就是这样一位孕妇。

“民营医院条件多好呀,单间,沙发,席梦思,你怎么转院到我们医院来了?”

小橘子一边帮小兰填写着病历,一边问。

小兰哭丧着脸说:“哎呀,我的血液出了问题,他们医院不敢收我了。”

“血液有问题,你是熊猫血?”

我们医院以前接诊过一些熊猫血的孕妇,这些孕妇因为血液类型很稀少,配血不太好找。

“要是熊猫血还好了,我是类孟买血型 ”。

“啊?”听了小兰的话,小橘子愣住了。

类孟买血型,最早是在1952 年印度孟买市发现的,在中国极其稀有。这就意味着生产过程中,小兰一旦发生大出血或其他失血情况,会面临无血可输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接诊的姜医生,拿着小兰的血型检测报告,找到了医院血液科:“这种血我们有吗?”

“没有,太稀少了。”

“你们医院技术实力雄厚,可以冒险生孩子吗?”小兰的丈夫问。

“这怎么可以?必须要找到血,要不然,再高明的医生也不敢给你接生呢。”

“是不是得去印度孟买那边找备用血呢?”小兰的丈夫着急的说。

“不是呢”,姜医生解释说:“类孟买血型属于一种基因突变,是人体红细胞 H 抗原缺失的结果,他们不能接受任何 A、B、O 血型的血液,只能接受其他类孟买血型个体的输血。”

离小兰的预产期只有2天了,相同血型的血还是没有。

我们向兄弟医院求援,电话一个个的拨了出去,得到的回答让人失望。

“孟买血,没有。”

“没有,我们也想找呢。”

各个医院都没有这种血型的储备血。我们血液科又向市中心血库求援。终于,在距离小兰预产期只有1天的时候,在市里的血液中心的稀有血型库里,找到了两袋相关冰冻红细胞库存。

“这两袋冰冻的血能解决问题吗?”小兰的丈夫问。

姜医生说:“这种冰冻红细胞,可以保存10年,如果小兰有需要,我们及时解冻使用。当然,我们需要找备用血。”

我们医院又通过了稀有血型志愿者库,找到了一位类孟买血型的献血志愿者。

当我们联系他时,她第一时间表示可以。小兰的丈夫对他千恩万谢,他说“没什么,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 ”。

血液找到了,万事具备,就等着小兰临产了。比起正常的孕产妇,小兰很紧张,既想分娩时刻赶紧到来,又担心到时会出现意外,在忐忑不安中,小兰问:“姜医生,我该做什么,能预防分娩时出血呢?”

姜医生说:“你,现在就是养精蓄锐,增强信心。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和身体状况迎接分娩。”

小兰笑了:“姜医生,你说的全是心灵鸡汤呀。”

姜医生说:“我说的可不是心灵鸡汤,是有实际作用的。你知道吗,子宫无力是产后大出血最常见的原因。子宫内的小血管在胎盘剥离后,需依靠子宫肌肉层良好收缩来压迫血管及局部血块形成,以达止血效果。如果在某些特殊情况下,例如:羊水过多、巨婴、多胞胎等等造成子宫扩张太大,以及因催生时间太长或产程过久而造成子宫疲乏,都会影响收缩及恶露量。你如果没有好的体力,就容易出现子宫无力呢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呀,那我得多吃多喝了。”

小兰和家属,开始了自己的物质和精神上的准备。姜医生呢,也像要上战场的士兵一样,作为小兰的接诊医生,她要最大限度的保障,生产过程中别出现出血状况。

趁着小兰还没有发动,姜医生组织了我们大家进行了一次特殊的演练,也就是,产程的各个阶段,如果出现了大出血,我们有什么应对的预案。第二天,小兰的羊水破了,按照预案,我们赶快把小兰接到了产床上,在分娩过程中,我们严密监护产程,预防出血。产道裂伤也是产后大出血的另一常见原因。整个产道,包括子宫下段、子宫颈、阴道及外阴甚至连邻近器官如膀胱、直肠及肛门,都有可能在生产时受伤出血。所以,我们在接生过程中,小心翼翼。像走钢丝一样,动作轻了,重了,都不行。

在产程中,小橘子专门负责计算出血量,生过孩子的产妇都知道,在生产过程中,总会有一些出血,小橘子仔细观察,产妇出现的一点点出血都不放过。

经过了三个多小时高度紧张的分娩过程,小兰顺利的产下一名女婴,体重3500克,阿氏评分10分,分娩结束后,为了防止出现子宫乏力,姜医生提早用药,促进子宫收缩,防止子宫乏力造成的出血。

产后两小时内,是小兰最关键的时刻,我们最担心出现胎盘残留,胎盘是胎儿获得母亲养分的地方,紧密附着在子宫内壁。当胎儿娩出后,子宫内压力快速下降,以及催产素刺激子宫收缩,阻断了与胎盘之间的血流,都会导致胎盘在胎儿娩出后不久即发生剥离。但有时候胎盘没有完全脱落,或是发生不同程度的胎盘植入,或是多长出“副胎盘”,就有可能引起一部份胎盘残留在子宫内。

产后两小时的监测出血量,小兰的出血量很少,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到了第二天,小兰已经能下床,抱着小宝宝母乳喂养了,等到姜医生查床,小兰说:“等我身体恢复好了,我第一时间到医院来献血,帮助更多的人。”

发表评论